知识

西安事变张学良送蒋离陕 杨虎城几乎与其决裂

蒋介石被扣押后的第二天,杨虎城连夜召集部下研究如何处理蒋介石。一时间,杀蒋之声弥漫会场,也有部分将领主张谨慎行事。与此同时,亲日派何应钦亲率数十万大军逼近陕西潼关,扬言要血洗长安,营救蒋介石。 随后的几天,张学良、杨虎城也多次会面商讨该如何处理蒋介石。两人还曾发生激烈争吵,近乎决裂。那么此时,处于事变中心的杨虎城究竟主张杀蒋还是放蒋? 兵谏突起宋美龄托人带信 ……东北军官兵是亡省亡家的人,他们要求抗日是自然的事情……应该很好地安慰。 11月22日上午,在河南省郑州市惠济区古荥镇古荥村,曾在杨虎城十七路军担任勤务班班长的92岁老人王志屏回忆了西安事变当天见到蒋介石的情景。蒋介石光着头赤着脚,只披一件长袍,神情沮丧,身后紧紧跟随着几名卫兵。后来他才知道,蒋已被扣押。 1936年12月12日,蒋介石被扣,张、杨兵谏,国内外一片震惊。当天,张学良、杨虎城领衔向全国发出通电,提出抗日救国八项主张。为了应对可能出现的复杂局面,张、杨二人在军事、和对外宣传方面迅速采取了一系列措施。除电告各地方实力派和要员外,中央、南京政府均收到了张、杨的电报。 张、杨的突然行动让南京政府朝野震动。两天后,西安上空出现一架飞机,盘旋几圈后向西郊机场投下一个信筒,要求交给张学良。张学良打开一看,是澳大利亚籍英国人、自己曾经的顾问端纳来的信,希望面见蒋介石。此时的端纳是蒋的顾问,颇得宋美龄赏识。合上信,张学良命令卫兵马上点起烟火发出信号,让飞机降落西安。 长期从事历史研究的陕西社科院学者雷云峰说,受宋美龄重托,端纳此次前来带着两封信,一封是给张学良的,希望张能就如何顾全与蒋个人的公私两方面关系、如何顾全国家大局予以考虑。另一封给蒋介石的信说: 你的脾气不好,你心中的话总不肯很好地对部下说明,你也不能虚心地倾听部下的意见,这种情况,我很担心……东北军官兵是亡省亡家的人,他们要求抗日是自然的事情,你应该把你心里的话告诉他们,对他们的抗日情绪,应该很好地安慰。你不这样做,所以激出这次的事情。 当天晚上,张学良陪同端纳去见蒋介石。被扣几天后,蒋介石已经慢慢了解了张、杨的真意,估计他的生命不致有危险,看了宋美龄的来信,脸上渐渐有了笑容。 可12月16日下午,当端纳再次从洛阳返回西安时,南京政府已下达了对张、杨的讨伐令。 大兵压境多方展开谈判 二十余万军队已进驻潼关至华阴一带,战事一触即发。 12月16日晚,南京政府召开中央常务委员会临时会议及中央会议,决定革去张学良兼任各职,交军事委员会严办,所部军队归军事委员会直接指挥。 此时,针对蒋介石被扣,南京政府内部争吵不断,意见相左。以何应钦为首的亲日派坚决主张用武力讨伐平息事变。黄埔系和中央军的部分人竟纷纷大声齐喊,要求带兵血洗长安。但这一主张立即遭到四大家族的反对,面对亲日派的咄咄逼人,孔祥熙大呼,不要急,蒋介石生命要紧,急狠了,蒋介石就没有命了! 12月17日,在何应钦通电就职讨逆总司令之时,军机对陕西三原、渭南和赤水车站等地的大肆轰炸已进入第二天,数百居民死伤。二十余万军队已进驻潼关至华阴一带,战事一触即发。 危难关头的复杂局势已远远超出杨虎城的预料,但他始终坚持西安事变的初衷:结束内战,逼蒋抗日。 上世纪60年代,杨虎城的机要秘书米暂沉回忆,12月17日,周恩来一行代表中央,在十七路军的保护下乘张学良座机抵达西安。次日下午,周恩来前往止园会见杨虎城。此次谈话确立了和张、杨三位一体逼蒋抗日的方针。紧接着,宋子文、宋美龄、端纳、戴笠等人在12月22日飞抵西安,开始与三位一体进行释蒋谈判。 如何放蒋张、杨几乎决裂 捉活蒋介石,还得放活蒋介石,杀是不能杀的,放是一定要放的,只要我们提出的救国主张蒋能接受并保证实现,中央军能退出潼关,我们便放他。 现在的新城大楼已成为陕西省省政府的一部分。西安事变当晚,这里是军事行动总指挥部所在。八角挑檐、黄壁赤柱,虽没了历史的余音,却成了风云的化身。蒋介石被扣后,即被送往这里。我们现在就去见他吧。蒋介石被扣押当天,张学良就力邀杨虎城去见蒋。听罢,杨虎城退后一步,摆摆手,我不去,我见了他没话说。 为什么没有话说?我们一定要同他好好地谈。他要答应我们抗日,我们还要拥护他做领袖呢。张学良劝道。 副司令认为他会听我们的话吗?我不这么想。要去就请副司令先去,我现在不去。如此,杨虎城拒绝马上晋谒蒋介石。无奈之下,张学良独自前往新城大楼。结果,正如杨虎城所料,蒋介石与张学良的谈话不欢而散。 现在,随着历史资料的逐步公开,学者们对当时的历史脉络进行了梳理。蒋介石被扣使南京群龙无首,但杨虎城始终坚持自己的看法。为了实现此前提出的八项救国主张,12月13日深夜,杨虎城召集十七路军部分将领商议如何处理蒋介石。会议刚开始,杀蒋的声音弥漫会场,有人认为蒋介石顽固不化,无法实现抗日主张,杀掉蒋介石既可争取各方实力派的支持,也能稳定十七路军,以图抗日大计;有人认为在保证放弃攘外必先安内政策的前提下,可以释放蒋介石。 争论一番,将领们都把目光投向沉默不语的杨虎城。片刻思考后,杨虎城说:捉活蒋介石,还得放活蒋介石,杀是不能杀的,放是一定要放的,只要我们提出的救国主张蒋能接受并保证实现,中央军能退出潼关,我们便放他。第二天夜晚,在蒋介石的要求下,杨虎城与蒋见面。当蒋介石问杨虎城为什么要干这样违反纪律的事,杨虎城义正词严重申停止内战,团结抗日的爱国主张。 为了尽快让外界知晓事实,12月15日杨虎城发表广播讲话:……我们这次的举动,是完全出于救国救亡的热诚,绝不是对蒋委员长个人的。我们的愿望是在抗日的旗帜下,全国同胞一致团结……‘双十二’的举动在意义上,完全是为爱护蒋委员长而发动的,即是我们不忍坐视他的政策错误到底,做了我们中华罪人……一些史学专家认为,这即是杨虎城对如何处理蒋介石的基本态度。 释蒋谈判从12月23日开始,到第二天下午结束。经过两天努力,南京政府终于同意肃清亲日派,释放在押爱国人士,发动抗战,蒋介石辞去行政院院长职等。对此,蒋介石仅愿以领袖的人格保证分步实施。 谈判的最后一天下午,张学良在抗日联军西北临时军事委员会设计委员成员会议上透露,很快就要放蒋走,他自己还要亲自送蒋回南京。杨虎城虽然对放蒋问题没有意见,但对如何释放却认为必须严密考虑,绝不能轻信所谓人格担保,蒋介石必须签字。而且,放蒋前,要对部队将领和群众解释清楚。至于张学良亲往南京,杨虎城坚决反对。 70年后,《宋子文日记》公开披露,当晚,张、杨又进行了交谈,杨虎城依然反对立即释放蒋介石,为此两人激烈争吵。此事,杨虎城没有向外人透露,而张学良却立即去告诉了宋子文。连张学良自己也承认,在送蒋离陕问题上,与杨虎城几乎决裂。 送蒋离去张学良留一纸手令 弟离陕之际,万一发生事故,切请诸兄听从虎城、孝侯指挥……以杨虎城代理余之职,即日。 历史就是一部谜语集,有些疑问追根溯源也难寻答案,就像蒋介石的突然获释。12月25日下午3时许,杨虎城突然接到张学良的电话,要他去张公馆。以为张学良改变主意的杨虎城满怀希望,立即出发。可等他赶到时,蒋介石已收拾停当,准备上车了。 现在就放他走。张学良压低声音告诉杨虎城。闻听此言,杨虎城心里一惊:要么把蒋介石和张学良一同扣留;要么服从张的安排。为了顾全团结抗日的大局,又不好在蒋介石面前与张争执,杨虎城只好陪同张学良送蒋介石去机场。 临上飞机,蒋介石对张、杨说:今天以前发生内战,你们负责;今天以后发生内战,我负责,今后我绝不剿共。我有错,我承认;你们有错,你们亦须承认。接着,蒋再次重复了他的六项诺言。张学良听罢,回答蒋:只要你同意了我们的主张,我送你回南京去。即将登机时,张学良将一纸手令交给了杨虎城。 下午4时,伴着轰鸣的马达声,张学良陪同蒋介石离开西安,结束了蒋介石14天的囚禁生涯。后来,蒋介石曾对部下说,西安事变损害了他作为最高领袖的尊严。 飞机升至半空,杨虎城打开张学良的手令,上面用红色铅笔写明: 弟离陕之际,万一发生事故,切请诸兄听从虎城、孝侯(于学忠)指挥。此致,何、王、缪、董各军、各师长。张学良,廿五日。以杨虎城代理余之职,即日。 蒋介石刚离开西安,便让陈布雷炮制了一篇《蒋委员长离陕前对张杨的训词》。一个报复张、杨的阴谋也随之展开。 1966年,周恩来曾对杨虎城长子杨拯民说:有人问我,‘西安事变’时如果把蒋介石杀掉会怎么样?我看也不过是日本人早打进来,力量早发展,抗日战争也许早胜利。结果未必坏。(本报记者王瑞强) 专家观点:杨虎城深知救国须反蒋 以爱国爱民着称的杨虎城将军是孙中山先生的忠实信徒,也是中国党的忠诚朋友,三义的忠实执行者和坚士。 他与蒋介石进行过长达十年之久的斗争,对蒋有深刻了解:要救国必须反蒋,反蒋必须联共。杨虎城在主政陕西期间,一直坚持联共反蒋救国的方针,从未动摇。 1936年的西安事变是蒋介石亲率数十名军政大员、数十万大军,逼杨虎城立即北上剿共,杨虎城和张学良在苦谏乃至哭谏无效后举行兵谏的。杨虎城的主张是挟天子以令诸侯,目的就是逼蒋抗日,只有确定蒋介石放弃内战、抗日救国,才能释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