历史

电视剧《云中歌》收官,片中除了那一段段感人肺腑的爱情外,还有不少招人恨的“反派”,若要问其中最大的反派,除去褒贬不一的霍成君外,广陵王刘胥便首当其冲了。

若是要问人生最痛快的事,莫过于做皇帝了。而人生最纠结的事情则是看别人做皇帝,人生最痛苦的事,那绝对是明明你有机会做皇帝,结果没当上。人生最最最痛苦的事情,那必然是不止一次地错过皇帝之位。

许多人都会感慨曹植明明有机会的,结果却最终失败了。然而,在历史上,却有一位王爷,与皇位一再错过长达4次,可谓是等到黄花菜都凉了,他便是西汉的广陵王刘胥。

广陵王刘胥是汉武帝的第四子,汉武帝自不必多讲,中华历代王朝中少有的猛人,自从他即位后,南平闽越,北击匈奴,收复西南夷,削掉众藩王。朝鲜半岛设郡县,西域之地立都护,可以说将领土从刘邦建国时的那点整整翻了一倍。

然而汉武帝虽然英雄一世,可却子嗣不旺,仅仅只有六子,这与后世动辄十几,二十多儿子的帝王相比确实是少得可怜。其实,汉武帝在位五十多年,是仅次于清朝康熙,乾隆之外的在位时间最长的皇帝,所生儿子如此之少确实是个令人费解的问题。

好,回归正题,汉武帝所生六子分别为太子刘据,齐王刘闳,燕王刘旦,广陵王刘胥,昌邑王刘髆和幼子刘弗陵。

   其中,众望所归的自然是太子刘据,他母亲便是卫子夫皇后,而舅舅则是卫青,按理说有这么深厚的背景太子之位应该是坚若磐石啊。然而,令众人出乎意料的是,汉武帝晚年爆的“巫蛊之乱”竟然让这众望所归的太子提前下了黄泉。

太子之位虚空后,等于是给了剩下各个皇子一个天大的好事。老二齐王刘闳因为体弱多病,早早地也死掉了。接下来,老三燕王刘旦,老四广陵王刘胥,老五昌邑王刘髆,老六刘弗陵都成了潜在的竞争者。

“兄终弟及”的惯性思维让老三燕王认为太子之位非他莫属了,结果他给汉武帝上了一道奏折,说父皇年迈了,自己愿意辞掉藩王之位,入宫当一名卫士保护父皇安全,其潜台词就是想争皇位。汉武帝何其精明的人啊,这点小心思还会瞒不过他?

于是汉武帝大发雷霆,不但斩了燕王的来使,还削去了燕王封国几个郡,以示惩戒。

老三栽了,按理说就该轮到老四刘胥了吧。可是,刘胥的做派让汉武帝非常不满,因为刘胥这人力能扛鼎,又喜好勇力,尝尝亲自与野熊猛虎格斗,属于施瓦辛格那种肌肉男。这种人做将领尚显不足,又如何能做的了皇帝呢?结果广陵王错过了第一次的机会。


而后汉武帝转而扶植五子昌邑王刘髆,刘髆的母亲便是“一笑倾人城”的李夫人,而刘髆的舅舅贰师将军李广利此时被汉武帝重用,在西征方面也略有建树。眼看着刘髆太子之位要落定了,哪知道李广利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,居然想联合宫内的人发动,早早拥立刘髆上台。结果事情泄露后,李广利匈奴,刘髆也惊惧而死。

 

刘髆的死让汉武帝只能重新选择继承人,究竟是选年长些的刘胥,还是选幼子刘弗陵呢?无疑老天再次给了刘胥一次机会,可惜的是这货又点背,被刘弗陵抢了先机。原来刘弗陵的母亲钩弋夫人当时正得宠,自然枕头风一吹,汉武帝便更偏爱刘弗陵一些了。

此时的汉武帝已经身体每况愈下了,犹豫再三他敲定了刘弗陵,不过钩弋夫人也叫倒霉,因为刘弗陵还没登基,汉武帝就担心日后会再次出现“吕后乱政”那种局面,提前赐死了钩弋夫人。当然,同样倒霉的还有刘胥,这是他第二次与皇位擦肩而过。

刘弗陵做皇帝后,燕王刘旦野心勃勃,一直不服这个做皇帝,还到处造谣说刘弗陵是钩弋夫人和别人生的野种,不是刘彻的崽。不止如此,他还联络当时的顾命大臣上官桀意图一道反刘弗陵,结果这场被当时的大司马霍光给扑杀了,刘旦也因此丧命。

燕王死后,广陵王刘胥非但没吸取教训,反而恰似受了启发一样。他收买了一个巫女,准备用巫蛊之术诅咒刘弗陵。结果还真是瞎猫碰上死耗子,刘弗陵年纪轻轻地就驾崩了,连一个子嗣都没有,皇帝只能从宗族里面挑。

   当时大臣们也都建议立刘胥做皇帝,毕竟他是汉武帝诸子中唯一还活着的,而且年纪也不小了,当皇帝很合适。可是大权在握的霍光却否决了这些人的建议,转而去扶立昌邑王刘髆的儿子刘贺做皇帝。其实理由很简单,立刘贺他是幼主,霍光仍可以辅政,立刘胥就难办了。

结果刘胥气的,再次开启“画个圈圈诅咒你”模式,诅咒新君。结果这一次诅咒再次生效,刘贺仅仅做了二十七天皇帝就被霍光给废了。理由是刘贺在此期间做了一千多件荒唐事,实际上刘贺频繁任免官吏,触及到霍光利益才是根本原因。

刘贺下台了,刘胥心里想着怎么着也得轮到我了吧,哪成想长安城中霍光又立了一个皇帝,即废太子刘据的孙儿刘病已。按理说刘胥都能算刘病已的爷爷辈了,这是他人生第四次与皇位擦肩而过,也是最后一次。

当刘病已做了皇帝后,那一刻刘胥终于认命了。这位年过半百的王爷居然嚎啕大哭着说道:“吾终究不能立为天子。(我这辈子当不了皇帝了!)”他放弃了诅咒,放弃了贪欲,只想安安稳稳过完下半生。哪知道,树欲静而风不止,不久他诅咒先前两位皇帝的事情被披露出来,要知道,巫蛊在汉朝是很犯忌讳的,阿娇陈皇后,废太子刘据都中过枪,这边刘胥也不例外。面对朝廷廷尉的搜捕,刘胥用一根白绫结束了自己荒唐又凄凉的一生。

有时候,当皇帝确实是需要运气的,“命里有时终须有,命里无时莫强求。”如果刘胥能早点看开,用自己的本事造福一方,或许他也可以名垂后世,未必就非得做皇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