知识

辽兴宗当年一句醉话导致一场血腥之乱

大辽清宁九年(1063年)七月,辽道宗耶律洪基前往太子山(今属内蒙古宁城西南)秋捺。 秋捺也称秋捺钵,捺钵是契丹语,意为皇帝行营,引申为皇帝四季举行的渔猎活动,与汉族帝王的巡狩并不相同。 皇太叔耶律重元、耶律涅鲁古父子及其党羽四百余人趁机发动叛乱,耶律重元自称皇帝,任命萧胡睹为枢密使,攻打辽道宗的行宫。 南院枢密使耶律仁、耶律乙辛率领皇家卫队拼死抵抗,粉碎了这场蓄谋已久的。 耶律涅鲁古当场战死,耶律重元畏罪。 耶律重元是辽兴宗耶律宗真的弟弟,当初很受器重,辽兴宗有一天喝醉了,脑瓜子一热,起誓发愿,许诺将来会把皇位传给弟弟,当即封耶律重元为皇太弟,任北院枢密使、南京留守、知元帅府事等重任。 辽兴宗醒酒了,早把醉话忘得一干二净,等到儿子耶律洪基六岁时,便封为梁王,开始有意培养这孩子为人。 耶律洪基十一岁改封燕王,十九岁任北南枢密院事,二十一岁成了天下兵马大元帅,直接参与朝政。 辽兴宗病重,召耶律洪基谕以治国之要,兴宗死后,耶律洪基顺利上位,成了新皇帝辽道宗。 耶律重元心里别扭啊,当哥哥的说话咋能不算数呢?心里憋气的耶律重元做皇帝的痴心不改,他渐渐长大的儿子耶律涅鲁古更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,有着极强的权力欲。
辽道宗很忌惮强势的叔叔和堂弟,于是采取安抚策略,即位第三天,就封叔叔耶律重元为皇太叔。 既然称为皇太叔,就意味着继承皇位还有希望,尽管这希望十分渺茫。 清宁七年(1061),耶律涅鲁古被调回京师,他抓住机会撺掇老爹耶律重元:可以诈称生病,等皇帝来探视时,趁机干掉皇帝,当时耶律重元顾虑重重,这个计划搁浅了。 两年后,耶律重元父子获悉皇帝到太子山打猎,于是阴谋行刺住在滦河行宫的皇帝。 计划尚未实施,被大臣耶律良察觉,他立即密报皇太后。 大事不妙,皇太后马上装病,召辽道宗探视,太后把消息告诉了皇帝。 辽道宗起初不相信,认为耶律良情报有误,耶律良拿脑袋保证,情况属实,劝皇帝早做防范。辽道宗半信半疑,诏令耶律涅鲁古到行宫,结果传旨的使者被扣押。 这位使者很机灵,他趁看守不加防范,挣脱绳索逃回行宫,皇帝这才相信了刺杀阴谋属实。 辽道宗立即派遣许王耶律仁先前往耶律重元父子驻地搜捕,耶律仁先尚未备马,耶律涅鲁古率四百士兵气势汹汹来到行宫。 辽道宗大惊失色,打算外逃。 耶律仁先认为不妥,他奉劝皇帝稳住,自己与赵王耶律乙辛、宰相萧唐古率领三十几个卫士拼死抵抗,激战中,辽道宗被叛军射伤肩臂,卫士射杀了耶律涅鲁古,耶律重元负伤败退。 耶律重元仍不死心,他胁迫奚人(鲜卑族的一支)猎户三千人卷土重来。 北院宣慰使萧韩家奴对阵叛军,他对奚人说:汝等效逆,徒取族灭。何若悔过,转祸为福。 奚人本来就不知跑过来干啥,听说这次行动可能危及族人,于是纷纷放下武器投降,耶律重元只好率领几个死党,企图亡命天涯。 耶律仁先奋勇追杀,一直追了二十多里,此刻,逃到大漠的耶律重元走投无路,早成了孤家寡人,最终身亡。 死前哀叹:涅鲁古让我走到了这一步,这小子坑爹啊!一场宣告终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