历史

我国古代胎教

align=center> align=center>《医心方》 几千年前,我国就有关于胎教的论述。这也是我国古老文明的一部分,备受国内外的专家青睐。
贾谊在《新书·胎教》中记载有:周妃后妊成王于身,立而不跛,坐而不差,笑而不渲,独处不倨,虽怒不骂,胎教之谓也。而相同的事情,《史记》也有记载:太妊之性,端一诚庄,惟德能行。及其妊娠,目不视恶色,耳不听淫声,口不出敖言,生文王而明圣,太妊教之,以一识百。
相传孟子的母亲是这样来胎教的,吾怀孕是子,席不正不坐,割不正不食,胎教之也。传说中后稷的母亲也是十分重视胎教,在整个孕期都保持着性情恬静,为人和善,喜好稼穑,常涉足郊野,观赏植物,细听虫鸣,迩云遐思,背风而倚。
由此可见,我国古代的胎教非常注重孕妈妈的道德修养;非常注重感应。关于孕妈妈的日常生活,在《医心方·求子》中的记述更详细:凡女子怀孕之后,须行善事,勿视恶声,勿听恶语,省淫语,勿诅咒,勿骂詈,勿惊恐,勿劳倦,勿妄语,勿忧愁,勿食生冷醋滑热食,勿乘车马,勿登高,勿临深,勿下坂,勿急行,勿服饵,勿针灸,皆须端心正念,常听经书,遂今男女,如是聪明,智慧,贞良,所谓胎教是也。书中还建议孕妈妈:弹琴瑟,调心神,和情性,节嗜欲,庶事清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