历史

耕田的历史

我国是世界上最早重视耘田的国家。远古时,农民在长期的生产实践过程中,逐渐认识到耘田对于清除田中杂草、及时施肥、促进禾苗迅速茁壮成长,夺取丰收的重要作用。这反映出古代对农田的修整管理已有了一定的规划。甲骨卜辞:“丁酉卜,有(逆),稌荑弗每。”卜辞“贵田”,据专家考证,“贵读作溃,盖犹言耨田,耨田即中耕除草”。这说明当时人们对耘田的重视。
到西周时,农民对耘田的技巧已颇讲究了,《诗经》中《小雅•甫田》篇记述:“或耘或耔,黍稷嶷嶷。”形象生动地描述了耘田促使农作物长得茂盛。据《诗经》中《良耜》篇记述:“其笠伊纠,其镈斯赵,以菇薅荼、蓼,荼、蓼朽止,黍稷茂止”,《说文》:“薅,拔去田草也。”朱熹在《诗集传》中解释道:“毒草朽则熟而苗盛。”所谓荼是陆草,蓼是水草。从《诗经》的记述可以知道:西周农民在耘田过程中已利用腐烂青草作肥料了。《诗经》中还记述了耜、耨、镈、铚等多种农具,其中就有耘田使用的器具。春秋时代,农民更懂得耘田与施肥结合进行,用杂草制作肥料,据《左传》隐公六年记载:“如农民之务去草焉,芟夷、蕴崇之。”所谓“芟夷”、“蕴崇”,就是除草积聚的意思。战国时许多著名的思想家都很重视耘田的作用,把耘田视为提高农业生产的重要措施之一来加以论述,《孟子》:“深耕易耨”,《庄子》:“深其耕而熟耰之”,《管子》:“深耕,均种,疾耰。”《礼记•月令》篇记载:“烧薙行水,利以杀草……可以粪田畴。”在耘田过程中施以草木灰、人和动物的粪便及多种肥料,“多粪肥田”,“其禾繁以滋”。
古人很强调耘田应注意“时宜、土宜、物宜之分”,即注意季节的不同、土质的不同和各种农作物的性质及生长特点的不同,而分别采用不同的耘田方法,施用不同的肥料。崔实的《四民月令》和汜胜之的《汜胜之书》充分认识到因时因地制宜地合理耘田施肥,土质较差的田也能保证农作物获得丰收,“苗独生,草秽烂,皆成良田”。
古代除普遍盛行用足耘田的方法外,部分地区还习惯于用手耘田。有些地区用竹管特制成鸟的爪甲形状,叫耕爪,带在手指上用手耕田,称为“鸟耘”。三国时吴国已开始“鸟耘”了,《吴都赋》:“象耕鸟耘,此之自与。”《艺文类聚》、《太平御览》等一些古籍对“鸟耘”亦进行过记述。元代卓越农学家王桢全面系统地总结了古代耘田的方法和经验,对“鸟耘”进行过详细的探究。清代刘应棠《梭山农谱•耘谱》:“昔人言象耕鸟耘,亦取入土深、芟草疾意。”

据陆龟蒙《耒耜经》以及其他一些古籍记载,古代部分地区还使用一种耘田器具,名叫“耘荡”,在一根长约五尺左右的木柄上,装有一个形状象木屐的耘田器具,底下有短钉二十余颗,用这种器具耘田以代替过去的手耘或足耘,既省力又提高了工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