历史

秦始皇亲政的时间

秦王政登基的时候,大权都掌握在相国吕不里。吕不韦受庄襄王托付,辅佐秦王政,自称“仲父”,也就是国君的叔父。吕不韦很有野心,也有本事,把秦国管理得井井有条,甚至还召集门客编了一本《吕氏春秋》,希望自己凭藉此书可以流芳百世。他看自己的老情人赵太后深宫寂寞,就推荐了一名叫嫪毐的大力士去服侍太后,顺便为自己打探内廷的消息。然而这个嫪毐也不是省油的灯,他被封为长信侯以后,着力培植个人势力,很快就与吕不韦分庭抗礼了。年轻的秦王政就利用两人之间的矛盾,顺利把国政抓回到自己手中。

   秦王政八年(前239)四月,已经22岁的嬴政终于得到太后的许可,前往旧都雍城(今陕西宝鸡市东)举行冠礼,也就是礼。按规定,君主行完礼,就可以亲自主政了,“仲父”也好,太后也罢,都不能再包揽政事。嫪毐生怕自己因此失势,就盗用玉玺及太后印章,发兵作乱,准备进攻雍城的蕲年宫。秦王政早就关注着嫪毐的一举一动,预先得到消息后,派昌平君、昌文君调动军队前往平乱。双方在咸阳城内大战一场,最终嫪毐被擒,三族都被诛灭。秦王政冠礼后回到咸阳,把老娘赵太后幽禁在雍城,自己掌握了朝廷实权。

干掉了嫪毐,下一个目标就是吕不韦。秦王政十年(前237),吕不韦因为嫪毐案的牵连,被罢免了丞相职务,凄凄惶惶回归封地洛阳。然而他名声响亮,虽然闲居洛阳,门客依旧上千,各国诸侯还都派使臣来请他出山,答应把自己国家的相印交托给他。秦王政恐怕生出变乱,就写信给吕不韦说:“你对秦国有什么功劳,竟然封在河南好地,食邑十万户?你对秦王室有什么恩情,竟然号称‘仲父’?”勒令他全家都迁居到偏远的蜀地去。

   秦王政十二年(前235),吕不韦再也受不了压力,服毒了。秦王政还觉得不解恨,下命令说:“吕不韦的门客、部属,有敢去灵前哭的,外国人都赶走,本国人六百石(俸禄数量,以代官位大小)以上,都夺其官爵,流放房陵(今湖北房县),五百石以下不去吊唁的,不夺官爵,但是也流放房陵。今后再有敢像吕不韦、嫪毐一般操控国政的,全族罚为奴隶!”

秦王政所以这样痛恨吕不韦,除了因为吕不韦总揽秦政十数年,把自己压制得死死的以外,还有一个重要原因。那就是:传说吕不韦把赵国女送给子楚以前,赵国女就已经怀有身孕了,其实嬴政不是子楚的儿子,而是吕不韦的儿子。谣言的虽然完全无从查考,但已经在国内闹得沸沸扬扬,秦王政的弟弟长安君成蟜就一度以此为藉口,想要反叛。因此秦王政除了吕不韦以外,把自己亲生母亲也恨得牙痒痒的。

或许正是此事养成了他残忍好杀,刚愎自用的性格。

秦对关东六强国的进攻,原先是毫无章法的,今天咬你一口,明天打它一下,领地虽然日益扩展,却最终谁都灭不掉。秦王政得以打破这种局面,靠的是两个人才,一为李斯,一为尉缭。

李斯是楚国上蔡(今河南上蔡西南)人,曾跟随荀况学习,算是战国末期法家学派的重要代表人物。他入秦为郎官,因为劝秦王政“灭诸侯,成帝业,为天下一统”而得到重用,拜做客卿。秦王政十年(前237),因为吕不韦罢相和郑国渠阴谋败露,秦的宗室大臣请求“逐客”,即把外国人都赶出秦国去,李斯也在被驱逐之列。

   所谓郑国渠阴谋,是指距离秦最近,遭受压力最大的韩国为了自保,派一个名叫郑国的水利专家,去劝说刚登基的秦王政开挖河渠,认为秦人把人力物力都浪费在水利工程上了,就没力量再来攻打韩国了。就在吕不韦罢相前后,历经十年,眼看水渠即将完工,郑国是韩国奸细的身份却在此时被揭穿了。

李斯不甘心从秦国离开,于是上了著名的《谏逐客书》,他说:“泰山不让土壤,故能成其大;河海不择细流,故能就其深。”他还举了许多例子,说明“物不产于秦,可宝者多;士不产于秦,而愿忠者众”,除了吕不韦、郑国外,商鞅、张仪、范睢等,秦国历史上有很多名臣都是外国人,他们为秦的强大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。下令驱逐外国人,是借兵给敌人,送粮于大国,“内自虚而外树怨”,国家必然导致灭亡。

恰巧在这个时候,经过审讯,郑国分辩说,修渠固然是韩国的阴谋,但渠若修成,对秦国的利益比危害要大百倍。这道渠就是著名的郑国渠,主渠西起泾阳,引泾水向东,下游入洛水,全长300余里(灌溉面积号称4万顷)。郑国渠的建成,使关中干旱平原一跃成为千里沃野,粮食产量大增,直接支持了其后秦国统一六国的战争。

秦王政因此收回逐客令,恢复李斯的官职,不久以后,还任命他做廷尉,主管诉讼审判。

还有一个尉缭,是魏国大梁(今河南开封市)人,本名缭,因为在秦官至国尉(最高军事长官),因此人称“尉缭”。他就在逐客令下达和收回的当年进入秦国,劝说秦王政收买关东六国的权臣,从内部加以分化瓦解,然后可以统一中国。李斯、尉缭这两名重臣每天“统一”、“统一”地在秦王政耳边呐喊,煽起了他如烈火般的熊熊野心。于是根据前秦相范睢的“远交近攻”之策,决定首先对韩国下手。

秦王政十四年(前233),因为惧怕修渠后实力更为雄厚的秦国,韩王主动派使臣到咸阳来,纳地献玺,自请称臣。然而强秦的胃口,不是一个虚假的君臣名号就可以填满的。秦王政十七年(前230),秦派内史腾进攻并灭亡韩国,俘虏韩王安,在韩国故地设置颍川郡。

武力统一乱世的战鼓声,就此擂响了。